第五位莎莉 The ifith Sally

 

丹尼爾‧凱斯◎著

49402038 江宜靜 英美三

 

2008.4.22

*書籍摘要:
   《第五位莎莉》一書中故事的主角-莎莉-是個離過婚善良、非常脆弱的女子,當外界環境產生變化而自己無力面對時,便化身轉換成令一種截然不同的人出現在生活中。其中有娜拉,個性獨立、冰冷的藝術家;黛芮,喜歡到處遊蕩的頑童,總是很開心,而且是唯一一個可以知道其他人格的人;貝蕾,能歌善舞,極重性慾;金妮,內心充滿恨意的殺手。當莎莉一陣暈眩後變會轉為其他人格,分裂成個性截然不同的人。   

   然而,多重人格卻是一種自相矛盾的組合,人格之間切換的鬥爭與思想記憶的缺口正深深的折磨彼此,造成精神上的壓力。

精神科醫生羅傑試圖將其他四個分裂的人格融合成第五位莎莉。其中治療過程不罰艱辛離奇,還有人格間的對話及掙扎,並且可清楚的知道人格分裂的治療還有特徵為何,什麼時候會出現不同人格,以及人格分裂可能的原因。

--

*心得:

        看完這篇小說,有種被榨乾的感覺。因為小說有五個人格而且又蠻厚的,加上我看書又很慢,一口氣看了好幾個小時才看完,以致於隔天睡起來我自己也有分裂的感覺。好顯此書只有五個人格,我還真不敢想像看24個比利的時候會有多艱辛呢!因為這本書是作者虛構的,所以比較離奇也比較有趣,也有點了解人格分裂的症狀(頭痛、暈眩)跟人格分裂的治療。以前人家總說「一個人有很多人格」或「誰誰人格分裂」之類的,但是看完這本書才知道,人格與人格之間是不會知道彼此的,那樣才叫做人格分裂,而且精神分裂症患者並不是多重人格(multiple personalities)。

        首先,我先介紹莎莉、波特,二十九歲離婚生了兩個小孩子的女人。羅傑醫生說,她得了「解離症」,會無法控制的出現其他的人格,並且短暫性的失意,而且人格之間會有拆解作用、互相排斥。莎莉對於這個症狀很困擾,她很擔心因為她覺得她的時間每分每秒不斷的在流逝,而且渾然不知。每當莎莉昏厥,另一個人格出現以後,到那個人格消失莎莉再度醒來,這段時間她完全沒有知覺及記憶,就好像被從這個世界抽離一樣,是空白而連貫的,但讓人害怕。莎莉沒有完整的人格,她會在某些時候用其他的人格來逃避這個世界。像莎莉本身代表的是軟弱、無自信心、沮喪的人格;娜拉是個個性獨立、冰冷的藝術家,也是故事中第一個出場並企圖自殺的腳色,她代表的是智慧與理性;黛芮是整個故事的旁白-「我」,這一切的發生都是黛芮看見的,俗稱紀錄者,也是維繫這五個人格的重要角色,而她代表的是快樂與希望;貝蕾代表慾望與性,喜歡唱歌與跳舞;金妮代表憤怒、恨、陰暗面。這些是小時候莎莉為其他四個洋娃娃命名以後就存在,然後在生活上某個點發生事件,那些不同的人格就被創造出來,其中很特別的是,在故事療癒中,莎莉從鏡子裡面看到其他四個人的面貌及個性都完全不同!那是從莎莉潛意識中倒映出來的,而這些人格也是因為兒時某些時候創造出來。

莎莉之所以會出現出這些人格,是因為小時候可能遭遇一些可怕的事情,她想要藉由逃避或躲起來,讓別的人格出來面對那一切她不想面對的事物。羅傑醫生說:「妳創造她們是因為你需要她們,然後妳又藉由遺忘來武裝自己,否認自己知道這件事。(167)」羅傑要莎莉接受自己,並用催眠還有其他方法幫助莎莉回到小時候看過去的自己,還有讓莎莉意識到有其他人格的存在,並將那些分裂的人格重新與自己融合在一起。

 

        娜拉是聰明慧黠的女人,且飽含藝術天份,是在莎莉12歲的時候因為數學題目解不出來而困窘時,被創造出來的。娜拉念很多書,而且熱衷創作藝術。當她知道要被融合時,她感到很悲傷,她不知道該放棄生命或接受融合,有自殺傾向,她是最早被融合的,也使得莎莉多了藝術氣息。

        黛芮是這個故事的紀錄者,而且是唯一一個可以聯繫其她五個人格的,醫生稱為「共存意識」(co-consciousness)。她是一個開朗的人格,總是充滿歡笑,她也是唯一一個極度渴望自己成為一個真正的人,被愛被關懷。黛芮很怕莎莉其他人格融合以後,她們都會死去,她有些自私的希望自己是永遠都存在的,並且格人之間會排斥其他人格。治療多重人格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治療師切斷分裂人格和主要人格之間的通路,這有點像殺死她們;另一種是治療師將分裂的人格融合在一起(134),而羅傑醫生採用的是將她們的人格融合,讓她們全部都活下來。故事裡我最喜歡的是黛芮這個人格,因為她開朗活潑,雖然一開始排斥融合,但到最後她是最乖巧也是無異議完全接受的,她是莎莉小時候的某個創傷,缺乏自信心、悲傷到極致而創造出來的人格。第十六章是黛芮最後被融合的章節,當到第十七章她就被融合成「第四位莎莉」。因為前十六章都是以「黛芮」為旁白「我」,所以當我唸到她被融合後不免有點擔心,因為整本書不在會以黛芮為中心,用黛芮的眼光去看這個世界及其他人,還有黛芮的內心及人格也將消失,那將出現的獨白會是誰?但到第十七章,雖然還是以「我」為故事旁白,而且「我」也以變成莎莉為敘述者,但整個感覺就好像是「黛芮」在說故事,莎莉的語調、口氣內有黛芮的影子,甚至可以說簡直就是黛芮。剎那間,我完全領悟了!而且感動。「黛芮不就是莎莉嗎?」即使黛芮貝融合了,但她並沒有死,她還是存在著的,還是那樣活潑俏皮不失風采,因為她就是莎莉啊!這部份是我覺得作者運鏡手法很棒很流暢也很有趣的部份。

        貝蕾是當莎莉想驅逐性慾的時候,就會讓貝蕾出現,或面對大眾的時候會出現。莎莉原本很排斥貝蕾這個放蕩的個性,但她後來說:「我不應該批評她們,她們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我不應該排拒她們,反而應該了解她們!(205)」其實莎莉也是勇敢的接受自己並發覺內心深層的個性,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故事中,莎莉的一個人格金妮,就是莎莉由「憤怒」製造出來的,因為莎莉的懦弱,使她對身邊事物都默默接受,而把一切恨都交給金妮,使得金妮有暴力傾向。我們有時候也會想要逃避一些情感,比方說壓抑自己不要那麼憤怒或生氣,或壓抑自己不要悲傷、多愁善感,但是那些情緒都是不可避免的,並不是說感到憤怒就是可恥。羅傑醫生說:「人類兼具恨意與憤怒。我們忽略了本身所隱藏的邪惡,而且經由學習知悉像妳所說的將這些鎖起來,也就是我們所謂壓抑在潛意識裡的方法,但這麼做並不能真正除掉迎面襲來的痛苦,它們仍然會伺機回來。(309)」但在故事中,莎莉最先創造的是金妮,因為她不想要面對一些憤怒、苦痛、悲傷和仇恨,就把這些情緒丟給金妮。每次莎莉遇到傷害的時候,金妮就會出現毆打傷害她的人。後來因為莎莉接受了金妮,那個痛苦與憤怒的情緒,因為一個完整的人格也需要有這些特質,於是她們就成功的融合了。這告訴我們,並非完全無恨意無憤怒就是完美的人,一個完整的人是需要有適度情緒的,壓抑反而會造成更糟糕的結果。

        在融合的過程中,莎莉有幾度想要再創造其他的人格來逃避這個世界以及尋求安慰,但最後都勇敢的接受自己的情感並且適度的釋放,並更加有自己的想法。另外有個有趣的角色叫作「內在救助者」(ISH),書裡寫大部分的人格分裂者都會有這個角色,但救助者不屬於任何一個人格,它是一種聲音,並引導這些人格。在這本書裡面,莎莉的救助者是她父親奧斯卡,當她最後一個人格被融合以後,相當於那個救助者父親奧斯卡的死去。我不太明白這個點,但大概能了解父親是莎莉生命的寄託,但父親的精神形象死去後,代表莎莉必須接受自己並且獨立面對自己的感受的時候了。

        在故事裡面,雖然羅傑醫生是個治療病人的醫生,但他也生病了,得了一個叫做「燃燒過渡」症候群(308)。這個有點複雜,大概就是因為太愛病患,而忘了自己留一點愛,導致妻子自殺。但他在與莎莉的治療過程中,也慢慢的找回自己。

        人生中難免會有陰暗面及曾有過的傷害及陰影,不是說一時要解放就能解放的。我的母親在做心靈溝通,她說他們是用引導的方式讓被溝通者回溯到潛意識的部份。比方說有一個人小時候有一次跌倒了,有人在旁面大罵「這個人真笨」,但那個人當時因為跌倒這個動作而沮喪,並沒有聽到旁邊有人罵他,但他的潛意識其實有聽到的,從此這個人長大後,可能對「笨」這類的詞反應特別大或特別不舒服,於是界由溝通回去看小時候發生的「事件」,找出最根本的原因並試著去釋懷了解,就能讓「現在」活得更圓融更美好。有時候檢查過去,回到過去去看過去的自己,去諒解過去的自己,便能發現長大後有很多心裡某些漣漪都是因為小時候某一些特殊事件而造成的。每個人的生長背景都不同,會有的痛點也不一樣,所以人的一生都在學習,學習如何了解自己並包容他人,使每個人的生命更加美好。雖然人生中總是會失去些什麼,但相對的也有所獲得,當我們接受了自己,會發現生命變得更加多采多姿。

        接受自己,是生命中一個十分重要的課題。


此為個人心得報告,如需引用請註明出處:
http://www.wretch.cc/blog/may0101/20935847

作者:江宜靜 

 

may01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