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為節錄~

-----------

「人是不是永遠都不能犯錯?」p.91

-----------

p.96

    徐靖軒看出妹妹有滿肚子疑惑要問示意她稍安勿躁輕輕抽出被握住的手將懷中沈睡的人兒抱進房拉好被子這才退出房門。

     幾乎是他一抽身張宛心就醒了。冰冷空泛的床被她總是無法睡太久。赤腳踩在地板上那涼意令她打了個冷顫她靜悄悄地扭開門把聽見曼曼的聲音。你們複合了?

     沒有。他說。她剛失戀心情不太好你跟她講話溫和一點不要像以前那樣凶巴巴的。

     她失戀關你什麼事?又不是你害的。她回嗆。還要她遷就現在是失戀最大是吧?

     真的不是我嗎?徐靖軒溫溫地回了這一句。曼曼你自己摸著良心說你真的不認為我把她害得多慘?

     她啞口無言。

     我有多對不起她你不會不曉得就算是為了我請你對她好一點難道不行嗎?

     你這樣說好像因為你虧欠她很多不管她想怎樣你都會任她予取予求就是了?她悶聲低噥。

     我會。他堅定回答毫不遲疑。在他回房前張宛心輕巧地躺回閉上眼睛。不一會兒開門聲響起她可以感覺他來到床邊正凝視著她。

     她側過身面向外頭蜷睡過了一會兒後方的床位微微下陷溫暖的熱源由身後貼近他張臂摟住她密密將她圈在懷抱之中。

     他沒有忘記找到她的手掌心貼著掌心十指纏握不教她連在夢裡都慌張找尋、孤單哭泣。

 

-----------

p.122

        以為她擁有人人稱羨的家境,原來,她竟是如此孤單,處於夾縫之中,僵窘難堪的存在,沒有歸屬威,即便有人真心關懷,都覺得名不正言不順,無法心安理得地接受。

  後來,他送她回去,她倚在他臂彎,指著那座華麗屋宇告訴他:「大家都以為我是裡頭的小公主,其實,只是偷穿了公主衣服的婢女,這一切,都是要還回去的。

P.123

        他永遠忘不掉的,其實不是她險些被當掉的三學分,而是這一晚,她的身世對他造成的衝擊。

  臉上永遠漾著甜甜笑意的女孩,其實不若他以為的幸福快樂,在她堅強的笑臉之下,是一顆脆弱孤單的心。

  沒對她說出口有多麼不舍,但他在心底暗暗打定主意,要一輩子疼惜她,守護那顆心。

 

-----------

p.135

      沒多久,徐靖軒也進房,輕巧地上床將她摟了過來,她自動自發在他懷中調整姿勢,找尋最契合的依偎方式。

  他輕撫她的發、頸背,溫聲問:「曼曼在這裡,會讓你不自在嗎?」

-----------

p.145

       她愛那個男人,他還能說什麼?

  從前的他,不夠瞭解她、不夠體貼她、總是讓她受委屈,可是她愛他,流著淚還是甘心牢牢牽著他的手,而現在,無論他多努力付出、珍惜她,不愛了就是不愛

  了,就算為她做盡一切也沒有用。

  愛情很盲目,好與不好,從來就不是愛與不愛的絕對因素。

  一整晚,他沒再說一句話。

 

        從那之後,背身而去的身影,不再互擁而眠。

 

  他總是等到夜深人靜,她睡沈了之後,才悄悄坐起,有時一整夜凝視她的睡容,無法合眼。

 

  還是太勉強了嗎?

 

  愛情一旦過去,就是過去了,無論他再怎麼做,都回不去那一段從前,是不是?

 

  這十年當中,他一遍又一遍地想著他們之間的點點滴滴,在她重新回到身邊時,把那些虧欠她的、她想要的,都努力補足,他知道她很快樂,他感受得到,她一直想要有個人,用這樣的方式寵愛她。

 

  可是,光是這樣,留不住她。

 

  他的珍惜,與她的愛情,她的心還是傾向愛情,即使會受傷。

 

  她就是那樣的女人,為了她的愛情可以義無反顧、飛蛾撲火,不在乎換來一身的傷。

 

  一天,又一天,他們之間,好像回到大四那年,相顧無言的窘境。

 

  她說,不用再去接她下班,那個人會做,所以他沒再去。

 

  她說,不用常常來找她,她不一定會在家,所以他也沒再勉強,她想見他時,自然會來,他只能被動等待。

 

  她說,不用為她準備宵夜,她會吃過才回來,所以他也沒再做。

 

-----------

 

p.154

 

 「宛心,我們放棄這個小孩好不好?」要說出這句話,很困難,他幾乎是掙扎了一個禮拜,才有辦法硬著頭皮對她說出口。

 

  她當時,很安靜、很安靜地凝視他,不發一語。

 

  「對不起,要讓你承受這一切。可是,很多現實層面的因素,我們不得不考量進去,你真的準備好要嫁給我了嗎?然後我們可能要放棄學業、放棄更多現階段擁有的事物,跳過戀愛直接走入婚姻。宛心,我承認我很旁徨,你呢?你真的願意這樣嗎?」

 

  她低下頭,不知在思考什麼,一顆水珠滴落下來,極迅速,他明明看見了,卻自私地故作無知,當她再度抬起頭時,臉上仍是熟悉的笑。

 

  「好,我聽你的……」

 

  他明明也知道,那笑是強撐出來的,她真正的心情,是那顆快得看不見又迅速被她掩飾的淚水。

 

  她只是太愛他,學不會與他爭吵,不忍心為難他。

 




p.155

 

        他怎麼也忘不掉那樣的表情,還有之後那張毫無血色的蒼白臉容,已經不是恐懼,而是接近空洞的茫然。那一刻,他看見自己的卑劣,突然之間好厭惡自己。

 

  也許是這一份愧疚感,讓他往後在面對她時,少了最初那種戀情的純淨甜蜜,對她多了幾分小心翼翼、幾分補償似的討好。

 

  而她—

 

  最初,只是夜裡在睡夢中無意識流淚,人前依然撐起笑顏。

 

  有一次,她問他:「靖軒,我夢見那個小孩,他問我為什麼不要他,我、我該怎麼告訴他?我不知道——」

 

  他張手,緊摟住她惶然無肋的身軀。「對不起。」

 

  她心裡也劃下了一道傷,而且比他預期的嚴重。

 

  就像一個重重摔傷的人,即使還能走,心靈某一處也會有所保留,不敢再放肆地跑、勇敢地跳。

 

  漸漸地,他找不到她眼底對他純然的信任與依戀,再然後,連慣性的笑容都失去了。

 

  她變得沈默,一日比一日,更不快樂。

 

  到最後,彼此之間陷入相顧無言的沈默。

 

  直到有一天,他發現,他們之間竟再也沒有話題,他想不起來,她上次向他撒嬌、兩人說說笑笑、打情罵俏究竟是多久以前的事。

 

  那場手術,同時也扼殺了他們的愛情。  

      她還愛他嗎?他不敢問,更不敢迎視她眼底逐漸冷卻,再也尋不著火花余溫的眼眸。

 

p.159

 「你心裡的傷,要多久才會復原?一年夠不夠?兩年?三年?」

 

  他想知道,存在他們之間的疙瘩,多久才能消除?他可以等。

 

  「誰知道呢?」她自嘲地扯扯唇角。「你不是說,未來是最難預估的嗎?」

 

  「好,我們分手。」因為他知道,目前對她而言,這樣會比較好過。

 

  但是,他會等。

 

  未來也許難以預估,但他只能拿他們的感情去賭。當愛情走進了死胡同,不賭就是死路一條,賭了,或許還有希望。

 

  他只是沒有預料到,這個等待,耗去了十年光陰。

 

***

 時至今日,他終於能夠回答自己——是,他後悔,他相當懊悔莫及!

  如果可以重來、如果可以選擇,他願意拿自己的一切去換,讓他回到那一天,他會跟她說:「把小孩生下來,我不能給你最好的生活,但是我會盡全力愛你、愛孩子,所以——我們結婚吧,宛心。」

  十年間,他不只一次這麼想,但是錯就是錯了,傷害已經造成,而她——無法原諒。

  等了整整十年有餘,依然沒有辦法。

 

-----------

他用三百六十五天等她淡化傷口,她卻是用那三百六十五天來忘記他?p.158

-----------

p.162

 「你其實——一直沒有放下過對我的怨恨吧?」

  她恨他,卻與他在一起,也許是因為寂寞,也許是為了看這一刻他的表情,那段曾經相依相偎、溫馨甜蜜的居家生活,戳破後,竟只剩面目全非的殘骸,就像那支燃燒過後的仙女棒。

  而他,再無力去點燃,那過於虛幻的美麗,任由難堪的真相,持續蔓延——

-----------

p.163

等了十年,終於明白,一旦受過傷,即使傷口癒合,疤痕仍在,永遠不可能船過無痕。

-----------

p.167

      「也許。」因為真的太在乎,所以禁不起一絲一毫幻滅的痛。

  她不想恨他,他給的一切,都是記憶中最美好的片段,寧可到這裡就好,她還可以愛他,還可以保留住他對她的好。

-----------

p.168

 「老婆,宛心很累了,你讓她先休息,有事以後慢慢說。」救苦救難大姊夫出現,在他將妻子拐離房間時,她雙手合十、幾近感恩地膜拜。這世上也只有她神人級的姊夫治得了杜家大小姐了。

  看大姊夫對姊姊溫存細語,她滿眼欣羡。

  這就是夫妻,這才叫家啊……

-----------

p.173

◎而他,從來不曾為他們的感情做任何的努力,好像一直以來,都只有她一個人拚命執著,一旦她放棄苦撐,築在沙堆裡的愛情城堡便一點一滴崩坍,直到成為一地散沙。

◎愛情,一直是她生命中的信仰,她一直篤信,只要她堅定地去愛、真誠地付出,終究能夠換來幸福,但似乎,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

p.179她常去看母親,只有趴在母親腿上時,她才會感覺自己好像又回到童年,那個什麼都還不明白,無知得很幸福的日子。

p.182「孩子,我不求你有什麼了不起的成就,找一個真正愛你的男人,貧富不重要,讓他珍惜你,給你一個穩定的依靠,這樣就夠了。連你們的孩子都不愛的人,又怎麼會愛你?」

p.184

十年下來,她以為自己做得很成功,卻在重逢時,依然能夠被他輕易地影響情緒。其實,感情不曾放掉,只是藏得太深。

p.185

十年前分手,她留有餘地,他沒來。

  十年後分手,她不留餘地,他卻來了。

  「為什麼……」他這樣說,好像用情極深,怎麼也走不開的樣子,這種心情一直以來都是她在嘗的,她一直以為,他沒有那麼非她不可。

  可是,他卻說只要她想回頭,他永遠在。她不懂,她已經不懂他了……


-----------

p.190

  醫護人員在她眼前來來去去,她什麼也感受不到,麻麻木木地坐在急診室外,杜宛儀伸手緊緊抱住妹妹,心疼她臉上彷佛找不到路回家、迷茫空洞的神情。

  直到淩晨,杜明淵與世長辭。

  生命,竟是如此脆弱。

  她怎麼也無法接受,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會二十四小時不到,便成了毫無生命跡象的遺體,如此突然?

-----------

p.198

 她一直以為自己是不被杜家重視的恥辱,卻在父親死後才知道,自己其實是被深愛的,那種錯失的遺憾與傷痛,她可以承受嗎?

 

p.199

她真的不想反反覆覆、擾亂他的生活,可是沒有辦法,她絕望無助時,就是只想找到他,她已經依賴他太深。

  「可不可以……借我哭一下?」

  徐靖軒張臂,溫柔地將她攬進懷裡。「哭吧,我在這裡。」

  她攀住他,將臉埋入他胸壑,孩子似地哭泣,拚命宣洩淚水。

  她到現在才明白,父親為她做了多少。

  既然那麼關心她,為什麼不早點讓她知道?這樣她就不會僵持在無謂的自尊上,浪費了好多年。

人前,她沒有掉一滴眼淚,她記得爸爸的話,杜家的女兒要勇敢,不可以軟弱得丟了爸爸的臉。她一直在忍,忍到這個男人身邊,才敢放肆哭泣。

  她恍然明白,心從來就不曾真正離開過,倚靠在這個男人臂膀中,她的喜怒哀樂才有意義。

-----------

p.205

「宛心,有些事情是同時存在,沒有辦法分得很清楚的。我不否認我心裡是覺得欠你很多,因為有過去那一段,才知道如何修正錯誤,補償過去虧欠的一切,但是根本的立足點是我們有深厚的戚情。你以為我對一個已經不愛了的女人做得來那些事情嗎?」

  他頓了頓,雙掌捧住她淚顏,柔聲輕問:「告訴我,喜歡我對待你的方式、喜歡那三個月的生活嗎?」這一次,他是不是做對了?

  「喜歡,很喜歡。」

  「那就搬回來,好不好?我們會一直擁有這些幸福,就算你暫時還不想結婚也沒關係。」

-----------

p.208

我不喜歡你開心的時候哭、不開心的時候卻笑得燦爛。想哭就哭,我沒有那麼聰明,無時無刻都能看穿你真正的心情,你要表達出來,我才會知道你難過,曉得該去抱抱你、安慰你。」

  她不哭,是因為哭了也沒有用,從小就沒有人在乎她哭不哭。

  眼淚,是要提醒憐惜她的人,她受了傷,可是沒有人憐惜她,她的眼淚沒有用,久而久之,再也不哭了。她只能笑,即使心痛得想嚎啕大哭,臉上還是笑著。

  可是這個男人告訴她——你可以哭,你的眼淚有我心疼,我會在乎。

p.209

雖然我一直不懂得說太動人的情話,但是你一直被放在心裡最珍惜的那個位置,該怎麼寵一個人,我做得或許不是很好,但我很努力在這麼做,除了你,世上不會再有第二個人,值得我如此用心對待……

 

p.210

宛心,以後別再瞞著我,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無論任何事,我們一起承擔。」

-----------

p.214

她嘴裡說得瀟灑,他其實曉得她比誰都想要一個家,一個名正言順的家。一紙婚書,不僅僅是遵循社會規範,更是他給的承諾與依靠。

-----------

p.217-220

 接著,她疑似患了產前憂鬱症,總是陷入莫名的情緒低落中,缺乏自信,老是覺得自己很糟糕,他會受不了她,跟她離婚。

  她哪來的荒謬念頭?他們才剛結婚,離什麼婚啊?

  她常常半夜一個人縮在角落哭泣,他不厭其煩地安慰,摟著她,一遍又一遍說她愛聽的情話,保證一輩子都不會離開她。

  她夜裡睡不好,他也是,膽戰心驚,時時都要留意她會不會有什麼狀況,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上的。

  當同事說:「懷孕的是你老婆,怎麼你好像也跟著消瘦了?」時,他只能苦笑。

  懷孕以後,她就已經辭掉工作,演變到最後,連他都得留職停薪,在家寸步不離地照顧她,她的身體狀況隨時都會有意外。

  在數不清第幾次進醫院的某一回,夜裡,她突然醒來,看著趴睡在病床旁邊的丈夫。

  徐靖軒敏感地察覺到,坐起身。「哪裡不舒服嗎?」一等她點頭,隨時準備按鈴通知醫護人員。

  他現在都睡得不沈,隨時保持在最敏感的狀態,為了她,他承受的心理壓力也不小。

  「我沒事。」她伸手握住他的。「只是想起,二十歲那年我告訴你我懷孕了,你對我說的話。」

  「都過去那麼久的事了,想它做什麼?」

  「因為我現在常常想,如果當初我們結婚,把孩子留下來,結果會是怎麼樣?」即使是三十二歲的她,都覺得好辛苦,二十歲的他們,有辦法承受這些煎熬嗎?一定沒有辦法的,或許最後有一人會先崩潰,更或者,撐過了,在尿布奶瓶裡焦頭爛額、狼狽挫折。

  到最後,可能會相互埋怨,終至離婚也不一定。

  她現在真的能夠理解他的話,懂得他當時的考量了。

  或許,真的沒有誰對誰錯,只是一個時機上的錯誤,所造成的遺憾。

  「我不知道會怎樣,但是我可以回答你,無論十年前十年後,我對你的心情都是一樣的。」縱使當初沒有留下小孩,也不代表對她的愛少了一分,而現在,既然決定留下小孩,他就會盡他的全力保住寶寶,堅持到最後一刻。

  「靖軒,上來好嗎?」她想讓他抱著睡。

  「明天早上我一定會被護士罵……」說歸說,他還是輕巧地躺上病床左側,張臂攬住她。

  懷孕以來,她總是躺病床,那種動彈不得的滋味有多難受,他無法全然體會,卻心疼她為他吃了這麼多苦。

  「辛苦你了,老婆。我愛你。」

  吻吻她額心,憐惜溫嗓飄進她半入眠的夢中。

 

----------

近期內一本催淚的小說QQ~超哭哭的~~(而且看到凌晨四點...8/25的樣子..本來想說一點就要睡了說><)

距上次催淚,也是樓大的"七月七日晴"~~吼~~為什麼都要寫這種催淚的小說啦Q_Q

 

 

        樓雨晴都寫這種哭哭的

        害我每次看完心情都很沉重QQ

        以前看了幾本 沒特愛樓雨晴的書 沒覺得文筆特好 劇情也普通

        但這本看完 不得不說 樓大真的...很厲害!!!

        文筆流暢 劇情不卡也不奇怪 雖然寫得行雲流水 平淡樸實 後勁卻很強!!!~~

        尤其情節之細膩 與心境上的轉折及描述

        對角色的同理心及張力...及深情的描寫...

        雖然沒有四方宇如武俠小說般的轟轟烈烈

        卻是如此的意味深長令人雋永...

        讓我有點想到孟華的情之森與情未央

        但這本更讓我動容...因為情節實在太..哭哭了> <

 

 

        不過雖然 很哭哭

        但像徐靖軒那種溫柔的男人~~才是真男人啊>"<

        不過世界上應該沒這種男生吧.........

        大概只有女生寫得出來~~

        如果真的有這麼優的男生 大概是gay吧..0.0



最後附上樓大書中提到的...

再好的男人,都不值得妳傷痕累累地去愛;因為真正的好男人,不會讓你傷痕累累。

 


, , ,

may01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